下流正义


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拿天平来比喻公正、公平,在现实中,这个天平真的是正的,是平的吗?一个犯了死罪的人,如果警察把其他的罪案嫁祸到他身上,那么到底是谁在破坏所谓的正义呢?法律所要伸张的正义,实际上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宁可冤枉一千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也是一种选择,但它和“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孰优孰劣?细细琢磨,你会发现这两种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部片子叫《林肯律师》,也叫《下流正义》。剧情是这样的:

米奇是一个洛杉矶刑事辩护律师,他开着一辆超级显摆的Lincoln古董级老爷车,喜欢在车里听黑人音乐,车牌是“NTGUILTY”(无罪),心怀正义理想,牛逼哄哄进出一阵风,他有个绰号叫“林肯律师”。林肯律师接的案子都是来自社会边缘人物的案子,毒贩子、妓女、小偷和各类社会底层人的刑事案件;当然做律师的朋友都知道,这类案件的辩护报酬并不高,而且必须和社会底层各类上不得台面的人打交道。
对米奇来讲,一切看起来都顺风得水,直到他遇上了他“一生一次”的大雇主,一个比利弗山庄的公子哥路易斯,他被指控涉嫌强奸和谋杀一名妓女,这个看上去简单轻松就混到手的大肥肉却很快就令米奇狐疑重重,当事人闪烁其词的言行,被人为掩盖的证据,似乎都在证实米奇对于当事人有罪的预感,也许到此为止,米奇还可以继续保持他的“专业精神”,但直到他将此案与四年前他代理的一桩谋杀案联系在一起且好友不明原因横死家中时,米奇的“专业精神”才受到真正的良心拷问。   
作为辩护律师,法律上不允许他做出对当事人不利的辩护,否则就会永远失去律师执照,但摆在眼前的是横死的好友、无辜坐监的前当事人以及两个案子的受害者,当遇到“纯粹的邪恶”,米奇也触及到自己道德的底线。此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痛苦挣扎在良心、职业操守和正义感边缘的男人。麦康纳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米奇眼神中的焦灼分毫毕现。   
结果其实并不出乎意外,游走于法律边缘的人知道怎样将黑的辩成白的,当然也知道怎样将白的辩成黑的。此时你不得不佩服这位林肯律师的沉着,面对你恨不得撕得粉碎的恶魔你还要有礼有节地为他辩护最终让他无罪释放,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正的惩罚到此时才降临。官司打赢了,钱赚到了,仇报了,最后也恶有恶报了,这个林肯律师似乎也找回了自己的道义和良知......

如果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很可能结局刚刚相反。那位犯罪的公子哥,仪表堂堂,明显就是高富帅吗,怎么可能会去强暴一个妓女,去杀妓女呢?当公子哥在陪审团面前一度哽咽的陈述时,陪审团的成员都差点相信这个公子哥的鬼话,误认为是妓女贪图公子哥钱财而想谋财害命。在中国,妓女,或者说失足妇女,都是低人一等,都是品质及其低劣的,所以常人会觉得为了钱财,他们或许真的会谋害高富帅。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常常会让我们误入歧途,最终偏离所谓的正义。好在,片子中的那个失足女遇到了这位“林肯律师”,不然她肯定会被无辜的判罪入狱。

失足女,是有些不堪,被人所看不起,但是这并不能否认他们还是这个国家里的成员。你可以依据卖淫罪将其逮捕,但是不能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无辜人的头上。片子中的大律师为什么要为那些混混、黑道的人做辩护,他深谙“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内涵所在。这是西方社会人权理念所决定的,在我们这里当然水土不服。在现世社会中,我们常常不是绝对的站在天平的两端,而是站在接近天平中心支点的那个地方,我们有时候在左边,有时候在右边——我们有时候是好人,有时候是坏人,不是吗?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可言,那么什么才是正义?为你的行为负责就是正义——做了好事,人人都会称赞你,祝福你;做了坏事,你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