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债疾困缠身,银行难自保


希腊违约并退出欧元区只是时间问题,西班牙恐怕也难解银行困境。欧洲危机实质是银行危机,其根源在于政治体制和经济运作之间的利益错位。个别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不过是触发点。

在美国、欧洲、日本三大发达经济体中,欧洲的主权债务总量、债务占GDP比率均是最低的,为什么美国不爆,日本财政扩张了三十年都不爆,欧洲却快爆了?因为欧洲采用的是邦联体制,只是松散联盟,所以德国政府不愿意用德国纳税人的钱救希腊。为什么不能将希腊剔除出欧元区、一劳永逸?因为希腊违约势必带来骨牌效果,导致资产价格下跌,重创欧洲的银行体系。

其实,欧洲银行体系的信誉已经遭到质疑,银行间不信任已经令资金流通功能弱化。欧洲央行通过超过一万亿欧元的LTRO(长期再融资操作),将其抢救过来,人为地制造着资金市场流动性充沛的假象。但是资金并不愚蠢,以脚投票地将资金移出希葡西义,整个南欧地区的银行都遭遇挤提,资金外逃。而且这些国家银行通过抵押优质债券从央行换取的短期贷款,又被投向本国国债,随着债息的飙升,更面临减记和资本金受创的压力。南欧的银行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银行永远是相关联的,资金永远是共通的。南欧的银行与其他欧洲银行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家出事,株连全行业应该不是天方夜谭。评级机构也因此开始调低欧洲大国银行的信用评级。阻止火烧连营,唯有依靠建立防火墙。但是成立跨国储蓄保障,所需资金以万亿计算,没有一个为欧洲整体利益筹谋的、具有财政实力的政治机构,这件事情没有可能作成。但目前,欧盟组织还不够强大,没有形成财政一体,搞定这些危机,谈何容易。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