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不远了,只差14000公里

14000公里有多远?它相当于赤道周长的三分之一,从北京到华盛顿的距离不到12000公里。如果坐高铁,以300公里每小时算,需要话费你47个小时。如果坐飞机,你大概要话费12个小时。如果换作步行,让你走完这14000公里,你觉得可能吗?如果,途中要经历极度寒冷的冰原,还要经过荒漠隔壁,还要忍受饥饿,你觉得可能吗?作为我,只怕很难做到吧,但是有个人做到了!

让我们回到二战结束时,这是一列满载着德军俘虏的列车,正在行驶在极度寒冷的西伯利亚。满车的俘虏麻木的蜷缩在车厢里,在车厢的角落里有一名少校,他叫基文斯。现在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副画面,那就是当他即将前往苏德战场前,在火车站与他的妻子和女儿道别的场景。他拥抱着含泪的妻子说“我一定会回来的”,他的女儿说“爸爸,你一定要给我带明信片回来呀”。此时的基文斯百感交集,因为他不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

然而此时的基文斯已经成为了一名苏军的俘虏,并且被判罪25年并要接受劳改。他们正在前往的地方叫迪尼夫角,它位于西伯利亚的东部,苏俄的最东部。由于极度的寒冷,监狱的一侧根本没有栅栏,因为即使你从那里逃出去,你也无法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基文斯的同伴已经绝望如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唯有他发誓要逃离。

在好心狱友的帮助下,他终于逃出了监狱,但是他将面对的是极度寒冷的西伯利亚!经过漫途跋涉,基文斯所带不多的粮食已经吃完,面对四周寸草不生的绵绵雪野,基文斯绝望地跪下来,对天长啸,“我们在天之父,请赐我食粮……”仿佛神灵有知,一只肥嘟嘟的海豹突然出现在视野中。基文斯惊喜交加,拿出史塔科医生送给他的手枪,用颤抖的手瞄准了它……基文斯划开海豹的肚子,将冻僵的脚缓缓伸进了海豹热乎乎的体内……

终日走在雪原的基文斯筋疲力尽,几乎已不相信他能走出西伯利亚。除了漫天大雪,他什么也看不到。然而,奇迹出现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株小树――那象征着希望和生命的小树。虽然它在风雪中抑制不住地颤抖,但依然坚定地、笔直地站在那里。狂喜的基文斯奔过去紧紧地拥抱着它,大喊道,“是一棵树,你是一棵树。我快要成功了!”

就这样他经历了漫天风雪,征服了崇山峻岭,踏遍了西伯利亚、乌兹别克、白俄罗斯、蒙古等地方,沿途得到了苏联猎人、鄂温克人、犹太人等的帮助,多次死里逃生。当他抵达伊朗以后,却又意外地成了阶下囚,入狱三年,终得以返回德国与家人团聚。

三年的时间、一万四千公里的归途,需要多么坚强的信念和多么强健的身体,才能支持一个人用双脚走完?在他强大的毅力支撑下,在他对生命和家的强烈归属感之下,一万公里,它只是心与心的距离。 当我们面对无法逾越的障碍时,当我们以为一切都不可能了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你默念这个名字——基文斯·弗雷尔。

这个真实的故事,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在德国拍成电视剧,万人空巷,热播非凡。在千禧年之后,又被拍成电影《极地重生》,同样受到热捧。与之类似的还有一部电影叫《回家的路》,感兴趣的不妨看看。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