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证明自己是自己

这是个哲学问题啊!自己,这个词还是有点玄妙的。婴儿貌似在刚出生的前几个月,是感受不到自我的。所以,这应该是大脑成长的一个结果。你只有感觉得到自我,才会感觉到自我。这话很矛盾,但我不知如何换一种方式才能把我想的意思表达清楚,只可意会?

哲学的三大问题,每个人耳熟能详。把“我是谁”放在第一位是肯定的,因为只有认知到自己的角色,才会知道我该去做什么。电影《无极》中的昆仑在最开始的时候只一味的觉得自己是奴隶,当发现他爱上倾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逐渐找回自己,最后血耻抱得美人归。认知到自己,才知过去,才奔着未来去。

但是社会化的人,不仅要认知自己,还要让别人认同你是谁。要让别人认知你,就必须要借助“身份”。社会之人,一出生就会有一个身份。正是“身份”赋予了他是谁。而能证明“身份”的就是ID,诸如姓名、出生证明、户口薄、身份证、社保账户、驾照等,这是法律层面的。在非法律层面,能证明身份的就是族谱、辈分等。在古代,没涉及到那么复杂的财务关系,所以有族谱有编户,就能证明你自己是谁。但是,现在貌似复杂多了,因为涉及的利益太多了。

最近连续几天在网易新闻看到类似的新闻,要谁谁证明自己是谁谁。一方面当事人很无辜,觉得办事机构太官僚;另一方面办事机构也很无奈,万一被冒领咋办?所以两边都觉得委屈。

但是对于个人个体来讲,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社会ID都是由国家机关来认定的。我,本来还是我。但是现在因为七七八八的原因,我不是我了!这说明制度本身就有问题,也不赖个人。个人对机制,本身就处于弱势,而现在弱势的我拿什么东西来证明我呢?又是这盖章那盖章的,漫漫长路。

这也涉及到信用或信任问题。制度的设立,本身就是对自然人性的不信任。如果每个人都是诚信纯洁的,那么制度法律犯规就没必要了。个人和制度本身就是相互博弈的。所以,基于这种不信任和博弈,才会有了这么多不顺畅和不近人情。但是,机制的不顺畅,不能让个体一个人来买单啊。出现这样的问题,正好暴露机制的漏洞,所以修复是双方的事。当然,机制的完善也是需要时间的。

想来想去,发现善于思考是一种乐趣,把思考的脉络和结果分享出来也是乐趣。我思故我在,囧呵呵。

共有 9 条评论

  1. 我就从标题延伸一下吧……

    比起怎么证明自己是自己,更多时候苦恼的是,怎么确定自己想要什么……

    好想工作这么久,对于人生还是盲、忙、茫的状态不曾改变,呵呵

  2. 好吧,有时候我也经常在想,是不是人死了之后,这个关于“我”的自我认知是不是会又重新开始另外一段人生?所以,好想死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