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


4月21日农历三月初三,外公离世了,享年83岁。前天晚上赶回老家,在昨天凌晨1点钟为外公送行,母亲和两位姨妈忍不住哭泣,在我印象中,是第二次看母亲哭。第一次是在外婆去世时,这一次是外公去世。外婆去世时,貌似我还在读初中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因为母亲觉得我们兄弟俩太小,于是没让我去。我现在还清醒的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弟弟都哭了。想想,都十几年了。再想想,在今年过年时,我还给外公倒过酒呢,哪知因为一次摔倒,最后的终点还是来了。

凌晨去给外公送行时,两位姨妈、一位姨父、一位舅妈,还有母亲和我,六个人分坐在灵车车厢两边,然后外公的木棺就放在中间。平生第一次离逝者这么近,我手上还捧着用红布包好的骨灰盒子。当时心里很平静,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听着五位大人聊着那些事。在火化前最后一面时,母亲又哭了一次。我和弟弟搀着母亲,眼睛都红了。表哥——外公的孙子,眼睛含着泪,一个人蹲在地上抽闷烟。对表哥而言,或许很不是滋味,因为这个家在今年刚刚添丁不久……因为工作的原因,送完外公就独自回家休息了,一个人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用手机听喜马拉雅的罗辑思维,睡着大概是两点半之后了。

LP问我当时坐在车上想什么,我说,“一代一代人……”。对于我们个人来讲,虽然我们的生命只有几十年,当时我们经历了,或者说看见了几代人,虽然我们不一定还记得。最多的,我们可能会经历七代人:太爷奶、爷奶、父母、自己及爱人、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孙子女,乃至自己的重孙子女。有的已是故人,某一天,我们也会成为故人……虽然人类历史很长,但我们的生存时间却很短。

已不记得是看纪录片,还是听罗辑思维,或《环球科学》,亦或其他的途径,其中提到真正主宰这个世界的其实不是人类本身,而是基因。基因可以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肉体却不能。先不谈灵魂这个话题,因为这个实在不好说,因为没有哪个人能起死回生跟我们讲讲到底有没有灵魂。肉体,只是个壳子;主宰人的是脑袋,是思想,是说不出的自然机理,这或许就是基因。这些或许就空谈,但是想想,会觉得很有意思。

前段时间看《超体》,让我觉得或许人不在之后,或许真的会以某种形式而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当看《星际穿越》时,你就会再次觉得我们对这个生存空间——所谓的宇宙,真是知之甚少。就连地球的海底,我们都还没有完全探知,所以,我们或许真的就如同井底的那只青蛙一样……

外面的世界虽然很大,但是我们在生平永远都看不完,也难得会像近日“最短辞职信”的女主一样那么干脆和洒脱。人从生下来,就只会面对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伴随我们一生,这就是“生存”,更通俗的说就是“活着”,只不过层次不一样而已。这是人类的终极命题。至少,以我们现在的认知是这样的。

人是个矛盾的动物,整天混日子,一想到死就会觉得恐惧,就会想要好好珍惜每一天,结果第二天一觉醒来,还是混日……直到闭眼最后一刻才会觉得真是虚度一生,才会遗憾有好多该做的事没有做,没有尽责关心爱护的那些人……

太阳照常升起,一切照常……(主要是接了个电话,灵感全无,以后再聊吧,继续看《星际穿越》)

共有 12 条评论

  1. 节哀顺变。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乃至后代、后代的后代都要经历的。
    正所谓那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人不可能长相守,虽无奈,却是现实。

  2. 一代一代人……仅此。外婆走时,我还小,面别。外公走时,我长大,却未面别,终身一憾。

    无论有否轮回,生存只是为了面对死亡。然后在此时间与空间里,不断的找寻这样的意义何在的原因与宿缘。

  3. 我也曾经想过.生命和生存的意义之类的,在安葬完我大舅之后.
    后来只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意义这两个字有意义吗?”
    然后就该吃吃该混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