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这个字应该是中性的,不褒不贬。虽然我性格温和,但是却有一点倔脾气,自己拿定的主意,很少去改变,哪怕是得罪人。

昨晚本有应酬,但深知自己是不会应酬的人,于是极力推脱了。再则,请客的对象是银行的,看多了虚情假意,对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感了。坐在桌子上,心里不自然,影响心情,又虚情的对客人,所以何必呢,不如不去。一路上,邀我几次,都委婉拒绝了。深知自己的倔,呵呵。

为工作而妥协,本不是难事,或者说有时也是必要的,但是觉得以往太迁就他人了,以至于本不是自己的事,现在也有好多人找,“好事”做多了,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呢?又何必把自己搞的这么累。想想,还是豁达一点好。

在豆瓣APP上收到某人的信息,喊我师姐,我也是醉了。在一年两年前收到这人信息,说是校友,也不知他从哪觉得我性别女的。我当时已说明俺纯爷们一个,不知这人怎么又突发奇想喊我师姐。奶奶的APP上N久前澄清的聊天记录都还在,还搞这笑话。我也懒得回复了。

这几天练车貌似晒黑了,据说鼻梁尤其严重,好尴尬。

共有 16 条评论

  1. 大多时候人们以为,为了以后能做很多愿意做的事儿,现在就得很多不愿意做的事儿。但这并非绝对的,有时候选择的痛苦要比从未选择的遗憾大的太多。索性,倔强了就倔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