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食不甘味


记得以前上初中住校的时候,每个周日晚上都要回校上晚自习,于是每到周日下午5点多时候,母亲总是会热点蛋炒饭,让我和弟弟吃完再上学。母亲的蛋炒饭真的很好吃,饭粒晶莹透亮,色香味俱全。可是每到那个时候,都吃不下,于是让我体味到,只能用“食不甘味”这个词来形容当时的心情。离家,对于我来说,或者对许多中国人来说,都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这种味道或者心情,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能意会。或许,我是个恋家的人?

由于工作的原因,今天不能在家里过夜,只能吃完晚饭就回去了。和那时一样,饭菜很可口,也有饿意,但盛了一小碗饭就是吃不下……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对于父母来讲,不管平时对孩子有多严苛,当孩子要出门的时候,总会有那份牵挂。不管多顽皮的孩子,当离家后,在某个时刻,总会想家,想家里的人。

在昨天晚上看到了柴静独立拍摄雾霾纪录片的新闻,在我印象中,最早是通过央视的《新闻调查》认识柴静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淡出公众视线有一段时间了。原来,她做了母亲;原来,为了母爱,也为了公义,她拍摄了这部现在热议的纪录片。她,既是母亲,也是公众人物,这一件事,让她在我眼中的形象瞬间又高大起来。

食品和水可以特供,可以国外高价进口,但是空气是你我共呼吸的,只要你在这个国度,你就是息息相关的人,无论是领导者,还是普通人,谁都逃不了。所以说,柴静通过这个纪录片,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包括普通的你我,还包括立和行政单位。但也正如柴静所说的,对于个体的我和你而言,影响力是很小的,只能通过身边的小事开始,正如养成垃圾进桶的习惯一样。当然,这需要时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

正如在之前的博文中提到的观点一样,对于未来,是谨慎乐观的,因为现在的确是在悄悄的改变。信息传递的高速化和途径的多元化,使得传统舆论无法左右,或者说误导有思想的人们,这使得“觉醒”这样一个概念,不再需要经历类似“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那么漫长的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

共有 13 条评论

  1. 想到之前看新闻,有美国群众自发到政府面前抗议空气在变糟

    然后我们群众,义愤填膺地在自己家里抗议空气变糟,出门后戴上口罩默默忍受

    某程度觉得,我们是个习惯逆来顺受的民族,或者是只想到自己天地的人

    这不,据说北京限行单双号,都有民众抗议怎么怎么影响自己出行了

    1. 作为一个具有知名度的人,即使做些最普通的事儿,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被认为是炒作。不可否认这里面是带有目的性的,但出发点和动机我认为并非纯粹的炒作。

  2. 纪录片很震撼,摆事实,得结论,提建议。不管别人说炒作也好,说各种云云也罢,喜欢这个人的敢作敢为,越来越少的人能为这个世界做点良知的事了。很感激也很敬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