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


昨夜小儿夜啼,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一阵安抚后又乖乖睡去。每次睡梦惊醒,我和LP都会说,可能他又做噩梦了吧。一把揽入怀中,小吭几声之后又安静的睡了。曾经在朋友圈读到关于小孩啼哭的文章,上面说孩子啼哭时不要去安抚,等孩子哭安静之后再去安抚,以至让小孩懂得只有乖巧的时候才会有安抚和鼓励。看后就觉得很不靠谱,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本来对周遭就充满陌生和不安,正是需要父母的爱护,如若不然,长此以往,孩子就会觉得获得不了父母的爱,越来越孤僻。小孩子的观念都是后天培养出的,刚出世时,饿了哭、尿了哭、不舒服了也哭,他不会其他的表达方式,只有通过哭来表达。即使孩子稍大后,这种置之不理的教育方式也欠妥。

昨晚安抚完小家伙睡觉后,稍无睡意,于是用手机翻看博客,又去辉总的博客看了一圈。对于辉总,应该在某类圈子里比较热吧,一般人不会接触到。我好像也是偶然在豆瓣上看到的,然后就时不时的关注。辉总阅历丰富,所以对事情往往有独到的见解,或理性,或犀利,有时候看了醍醐灌顶。

对于未来大环境,辉总持保守悲观态度,高度和角度不一样,所以他说的不是我们这些屁民能真正可以感受到或感悟到的。所以,会觉得他的观点或许有点偏激,但是想想也不无道理。高速增长对于国民来讲,并没有带来实质的福利。反而带来一系列新问题,实体经济不景气、物价问题、房价问题、就业问题、包括男女比例问题,最重要是越来趋利的社会风气和下沉的道德观,让我们所生活的大坏境越来越混沌。

或许说大环境对我们没有影响,但是如果你能意识到这些,或许就能提前规避一些风险。比如说,实体经济的不景气,对于我们这些工薪阶层来讲,最大的影响就是就业面变窄。大型的、国有的企业就不说了,因为没可比性。如果说是在中小型企业工作,那么就得珍惜现在的工作了。如果你想跳槽的话,或者说不顾后果炒老板的话,等你出来的时候,发现现在许多企业宁愿要应届毕业生,除了技术性强一点的工作外。因为新人和老人成本是不一样的,所以当你撂挑子之后,发现重新再找份更好或者相当的工作,并不是易事。所以,即使工资不咋滴,很多人还是咬咬牙忍一忍,你不忍,老板让新人上,反正中国人多。

另一方面,货币的价值不是永恒的,通货膨胀让你的钱缩水,购买力下降,钱越发不是钱。工资不变,物价却飞涨,对于我们这些屁民该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让自己赚钱的速度跑过物价上涨的速度。怎么赚更多的钱,我也不知道。除了中彩票、拆迁赔偿、遗产继承外,我想不出其他能一夜暴富的方法。所以,想到这,你明白了吗?还是安安心心通过体力劳动、脑力劳动来赚血汗钱。这样想想,是不是挺凄凉的。智者和能者,始终能跑在前面,所以,你要么做一个聪明人,要么做一个拼命的人,只有这样才能积累更多财富。要是能有时运,或者贵人相助,那就更好了。

所以,或许正是辉总看到了这些,所以才充满悲观态度。话说,我之前是充满乐观态度的,因为从上至下,或许真的在变。但是,今天去国税局送资料时,发现那些无所事事玩游戏聊天的公务猿,我突然又觉得我太TM天真了。所以,现在我持谨慎乐观态度。只希望以后能越来越好,我们屁民就这么大的一点志向,生活、工作都顺心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小崽子能走出去。这也意味着,现在我得更拼命赚钱了。

最后,跳出来看看,发现小孩子需要安全感,我们这些大人面对生活和工作,又何尝不需要安全感呢。

共有 8 条评论

  1. 印象中我家娃夜里只哭过两次,其余基本都是梦笑,咯咯的,不知道有啥喜事。
    对于后面的内容,我只想说,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时候,表象的繁荣能够掩盖很多黑暗的东西,而一旦经济乏力,本来不是问题的事情就成了问题,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习大大的改革遇上经济衰退。真是那样的话,一个我认为想有所为的人可能会背上黑锅。至于通货膨胀之类的,那说的那会辉总的担心至少和李嘉诚的担心相反,李嘉诚担心经济衰退,所以,先撤资,等到衰退到底了,再来剪羊毛,而且还会是国家请他来剪。

    1. 嗯,是的。只是我觉得在很小的时候还是要给予更多的呵护。不过,呵护的内容和程度,也是有差别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