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怒

已经很有段时间没去影院了,以至于现在也很少关注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多一个柔弱的小生命之后,就像掉进了一个温柔的“陷阱”,让你与某些东西的距离虽近而不可得。以前的生活已逝不可追,现在的生活本也是一种历练。各种角色的转化,让你体味生活的五味杂陈。

啥?我已经连续三天持续更新了?对,自从Wordpress这货App能重新正常登录后,我终于可以躲在温暖被窝,等baby入睡后,捧着早该退役的4S,边听歌边敲字,来一次心灵间的交流。我打算做一个虔诚的写者,有喜欢看我无病呻吟加各种唠叨的,可以关注我。

回到正题,现在基本上不进影院了,虽然很想去,所以还是老实在家看。《狂怒》好像是14年下半年出来的吧,具体记不清了。因为玩WOT的原因,在未上映时,就通过WOT了解到这部电影。据说有谢尔曼爆虎式菊花的戏,于是更加关注。因为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在WOT里也很难,不得近身,谢尔曼早就会被打成筛子。

电影的主人公实际就两个,车长柯利尔和菜鸟诺曼。对于辗转过北非和西线各大战场的柯利尔而言,战争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来到这(德国)的目的只有一个:杀光所有纳粹。没经历战事的菜鸟诺曼很排斥这样的战事:排斥成为一个机枪手,排斥去杀人。诺曼开第一枪是被柯利尔逼的,不迈过这道坎,诺曼永远不会释然。说释然,还不如说麻木。在你开第一枪的时候,你会觉得一旦扣动扳机,就有一个生命消失。而当你已麻木时,扣动扳机就如吃饭一样习以为常。每个人都是被逼着成为麻木的杀手。

在小镇上,诺曼遇到了漂亮的艾玛,当这个美丽的女子出现时,下意识的就会觉得她肯定是个殉葬者。不让让她死,怎么能继续让诺曼心中愤怒,坚定的扣动扳机。

四辆谢尔曼干翻一辆虎式,还是有难度的。结尾时两三百人围着这辆“狂怒”谢尔曼打,情节有点夸张。最后诺曼躲过一劫,不知道当那个德国小兵发现他藏在底盘下时他在想什么;不知道德国小兵放过诺曼时,诺曼又在想什么;不知道诺曼最后被救,看着这孤独的“狂怒”,又在想什么。

经历过战争的人,很少有人不唏嘘感叹战争的残酷。因战争上位的政客是卑鄙的,因战争而凋零的是可怜的。想想,现在的小日子多幸福。

全球仅剩的一辆可以行走的虎士坦克

谢尔曼冲锋

共有 1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