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韩国人改变的体育史

说在前面:这次亚运会再次让我看到韩国棒子有多么无耻!掌控风向、盒饭问题、取消金牌等“盘外招”,你还有更损的不?你还有face吗?输不起就别玩,贱!有时候感觉虽然小日本右翼很猖狂,但是别人是明着猖狂,不像韩国这丫的竟做些小人之事!无耻!本来想写篇檄文的,想想还是算了,浪费口舌,你永远无法理解棒子多无耻。于是就转载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吴策力的这篇文章。end.

话说亚运会羽球比赛,日本选手田儿贤一首局以21比12轻取韩国对手,第二局,田儿贤一对逆风不适应,决定第三局全力反扑。结果交换场地之后,仍然逆风。若在八百年前,保佑东道主选手的这股气息可能被尊为“神风”,田儿贤一只能感叹对手夺天地之造化,有神鬼不测之机。但八百年后科学昌明,即便是傻叉都会暴跳如雷:谁在控制空调。

这不是亚运会惟一的抱怨。易思玲领衔的女子10米气步枪团体经历赛会改判,金牌失而复得,男子花剑马剑飞遭遇到了东道主拖延战术,惊险获胜。羽毛球女团决赛赛后,赵芸蕾透露韩国对手拿到新球,一直用手掐上面的羽毛—新球对于逆风的选手会不好打,人为损坏球这样能多换一些新球,给逆风的田卿/赵芸蕾增加困难……

但是,和1988年汉城奥运会拳击71公斤级决赛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对阵双方是美国年仅19岁的美国小将罗伊·琼斯和韩国32岁的朴思勋。比赛当中,韩国选手被击中有效点数达到86次;第二局朴思勋被击倒,裁判数到8时,他才勉强支撑起来。然而,让人不敢置信,裁判们最后以3比2判定朴获得胜利。

个人觉得,不管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在抱怨之前都要尊重一下日本人——论及被韩式动作丢翻,他们才是头号冤大头。1990年代中期日本最初开始申办世界杯,韩国加了进去。《南德意志报》提醒,“父亲郑周永于1981年在巴登巴登市将奥运庆典搬到了汉城。人们同样也可以知道,如果需要收买一些选票,或者要买通几位重要人物,他的儿子也不会扭捏的。”相反,日本的战略听起来就像业余大学里的钩织教程一样。日本世界杯申办委员会的秘书长只会反复重复,“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世界杯只能由一个国家举办,而不是两个。我们相信阿维兰热先生和布拉特先生。”全然没回想当年汉城拿下主办权之前,大热门是日本的名古屋。

德国人维斯在《金球》一书中回忆说,当时最有趣的一件事就是:“国际足联的头头们都得到了现代汽车的许可证”。例如……阿维兰热的女婿、巴西足协主席和有投票权的里卡多•特歇拉早在和耐克公司达成最终交易之前,就已经得到了现代汽车的许可证。日本方面还怀疑依靠氧气机进行呼吸的执委圭勒莫•卡内多。他在国际足联投票委员、前乡村教师杰克•华纳的帮助下,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也有了现代汽车!卡内多还将儿子送到韩国学习,用的是现代集团奖学金,相应的实习也在现代集团进行。其他一些FIFA的朋友则陷入沉思:是否当真要信守同日本许下的诺言……

最终的结果,据《明镜》周刊估计,日本大约损失了8000万美元的申办宣传费用。世界杯只申请到了一半。揭幕赛和决赛的问题,郑博士曾经给出一个最惊世骇俗的解决办法——决赛在汉城举行,日本人在虚拟体育场中观看直播。“这样,他们就可以觉得是他们自己在举办决赛了。”

后面……韩国不但参与了世界杯举办,还以强劲的组织能力让世界侧目。那时候在韩国随便打开一台电视机,听到高亢的腔调会误认自己收到了平壤的信号。韩国队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将意大利和西班牙丢翻,具体过程就不BLABLA了。最后凡有韩国队比赛,新闻中心记者都丢下电脑,专心看球。那是一种多么微妙的现场啊,志愿者敢怒不敢言地注视全世界的记者为韩国的对手加油,哪怕只是一次成功的摆脱或传中。BTW,德国队最近十年的球迷,有不少是靠巴拉克搞韩国那一脚攒的。

作为一个中国体育迷,对韩国体育的印象越深,越是怀疑他们每届都参加了全运会。逻辑上是没有的,但总感觉他们来过。
原文地址:http://sports.ifeng.com/a/20140923/42062077_0.shtml

共有 1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