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幸运儿?

类似的(幸运或不幸运的)实验结果告诉我们,那些自愿者的运气好坏在很多情况下是由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所决定的。幸运的人通常乐观开朗,而且充满活力,所以容易接受新的机遇和经验。相反,不幸的人性格相对孤僻,而且反应不够敏捷,所以常常对人生感到不安,不太愿意充分利用摆在面前的大好机会。——[英]理查德·怀斯曼《怪诞心理学》

  你经常得到幸运之神的垂青吗?还是常因运气不佳而扼腕叹息?为什么有些人总能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而另一些人却总是跟幸运之神擦肩而过?人们能不能改变自己的时运?大概在十年前,我决定通过研究运气心理学来回答这些有趣的问题。为此我已经跟1000多名幸运儿或者特别不幸的人携手合作过,这些人来自社会的各行各业。

  幸运儿和不幸的人在人生历程中的差异非常明显,而且他们与幸运之神的关系还颇具连续性。幸运的人看起来总能够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幸运之神总是对他们宠爱有加,即便遇到危险也总能化险为夷。不幸的人则刚好相反。他们的生活好像就是由一连串的失败和绝望组成的,而且他们都深信这些不幸并不是由他们自己造成的。苏珊可以说是我的研究对象中最不幸的人之一,她是一名34岁的看护助理,来自英国的布莱克普尔。特别是在感情的道路上,苏珊一直走得磕磕绊绊。有一次她被安排与一名男子相亲,对方骑着摩托车赶赴约好的碰面地点,却在路上发生了车祸,他的两条腿都摔断了。下一个相亲对象则是不小心撞到玻璃门上,把自己的鼻梁给撞断了。几年以后,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结婚对象,可就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他们所选的教堂被人一把火给烧了。除此之外,苏珊还遭遇过一系列令人跌破眼镜的意外。其中有一次她算是被厄运之魔给死死盯上了,在一段不到50英里的旅程中,她就遭遇了8次车祸。

  我很想知道人的运气好坏是不是偶然事件,或者是否可以用心理学来解释这些截然不同的人生历程。因此,我设计了一系列的实验来研究人的运气。其中有一个实验至少让我印象深刻,我给那些自愿者每人发了一张报纸,请他们仔细看过后告诉我里面共有几张照片。其实,我还在这张报纸上为他们准备了一个赚钱的机会,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们。在报纸的中间部位,我用半版的篇幅和超大的字体写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告诉研究人员看到了这句话,就能为自己赢得100英镑!”那些运气不佳的人完全把心思花在了清点照片的数量上,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赚钱的机会。与此相反,那些幸运儿显得非常放松,所以看到了报纸中间的大字,从而为自己赢得了100英镑。这个简单的实验表明,幸运的人总能够把握意想不到的机会,从而为自己带来好运。

  类似的实验结果告诉我们,那些自愿者的运气好坏在很多情况下是由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所决定的。幸运的人通常乐观开朗,而且充满活力,所以容易接受新的机遇和经验。相反,不幸的人性格相对孤僻,而且反应不够敏捷,所以常常对人生感到不安,不太愿意充分利用摆在面前的大好机会。

  最近,我在该领域还做了一些研究,同样跟时间心理学有关。俗话说,有些人生来就是幸运儿。我的研究目的就是探讨这句话是不是属实。这个项目其实源自我在2004年收到的一封古怪的电子邮件,发件人是瑞典于默奥大学医学院的捷安堤•乔泰教授。

  捷安堤的大部分研究工作都是在探讨人们的出生日期跟其心理和生理健康之间的关系。在其中的一项研究中,他要求大约2000人完成一份调查问卷,借此来衡量他们自认为喜欢追求刺激的程度,然后查看问卷的得分是否跟人们的出生日期相关。追求新奇和刺激是我们人性的一个基本方面。喜欢寻求刺激的人无法容忍他们此前已经看过的电影,喜欢与他们捉摸不透的人相处[30],容易被登山和蹦极等具有较高风险的运动吸引。与此相反,不爱寻求刺激的人喜欢一遍又一遍地看同一部电影,感觉跟自己非常熟悉的老朋友相处非常舒服,而且不喜欢去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捷安堤的研究结果显示,喜欢寻求刺激的人通常是在夏天出生的,而那些喜欢熟悉事物的人则更可能出生在冬季。

  捷安堤在邮件中说,他看过我在性格和运气之间关系上所做的研究。所以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天生就是幸运儿。这是一个很令人着迷的想法,因此我们俩决定联手对这个问题一探究竟。

  捷安堤此前的研究表明,出生日期跟人的性格之间的确有一定的关系,但相关性并不是很大。为了找出这种微妙的联系,我们必须对数以千计的人进行研究才行。我们也知道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要知道,即便是找几百名学生参与研究都已经是困难重重了,而我们需要的是数千人,而且他们还要来自各行各业,否则我们就别想找到我们期望看到的蛛丝马迹。幸运的是,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帮手。

  苏格兰的爱丁堡国际科学节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科学盛会之一,也是欧洲最大的科学节。如果能把我们的实验纳入科学节的活动之中,就很有可能吸引到我们所需的大批实验对象。科学节的主办单位给我们开了绿灯,我们在互联网上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网站,人们只要输入自己的出生日期,并回答一份我设计的标准调查问卷,我们就能够对他们的运气好坏进行评估。

  进行大型的公开实验往往会是一件充满不确定性的事情。这种实验跟在实验室内进行的研究不同,你只有一次机会把它做好,而且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人们是否愿意花时间参与其中。不过,我们的研究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强烈关注,并很快传遍了全球。网站正式上线才几个小时,就已经有数百人前来访问。到了科学节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已经收到了四万多人提交的数据。

  实验的结果相当明显。捷安堤已经发现夏天出生的人更乐于冒险。我们的实验结果也显示,与那些冬季(9月到2月)出生的人相比,夏季(3月到8月)出生的人也会觉得自己更幸运一些。在十二个月份出生的人中,幸运度的自我评价曲线呈波状分布,其中5月最高,10月最低。只有6月与整体的分布形态不符,我们将其归因于统计偏差。

这种现象的出现有很多种可能的解释,其中大多跟冬天的环境温度比夏天低这个观点有关。可能是因为冬天出生的婴儿要面对更为严酷和恶劣的环境,所以会比夏天出生的婴儿与看护人的关系更为亲近,所以在生活中比较不喜欢冒险,运气相对来说也要差一些。也有可能是因为在严冬生产的女性摄取的食物不同于在夏季生产的女性,所以孩子的个性也会有所不同。无论是什么原因,这种效应从理论上来说还是很有趣的,它暗示着出生时的温度对于个性的发展有着深远而长久的影响。

  不过,在接受任何与温度相关的解释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排除其他可能的影响机制。或许这种效应跟温度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跟另外一种会随着月份不同发生变化的因素相关。支持占星术的人可能会说,天体活动会影响一个人的个性,夏季时行星和其他星辰的排列分布注定了会给新生儿带来好运。

  要对各种不同的解释进行有效的评估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到一个温度跟月份没有太大关系的地方重新做一次研究。如果跟温度相关的解释是正确的,那么在温度较高的月份出生的幸运儿在比例上应该还是会高一些。如果占星术给出的解释是正确的,那么5月、6月、7月等月份就应该是新生儿的幸运月。

  对于生活在南半球和北半球的人来说,温度和月份的关系刚好相反。在北半球,6月是很炎热的,而12月是很寒冷的。在南半球,6月却是严寒的冬季,而12月是烈日炎炎的夏季。正因如此,我决定到地球的另一端去重新做一次研究,看看到底是与温度相关的解释更有说服力,还是占星术就“天生幸运儿”给出的解释更为合理。

  达尼丁市位于新西兰南岛的东南岸,这里每两年举办一次科学节。2006年,我收到了新西兰科学节主办单位发来的电子邮件。他们已经得知我想在南半球重新进行一次“天生幸运儿”的实验,所以想知道我是否愿意在他们的科学节上重复再做一次研究。我当然非常乐意,所以很快就启程前往新西兰了。

  我为第二次“天生幸运儿”实验重新设计了一个网站,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媒体也都对该实验进行了广泛的报道,这非常有助于吸引人们访问我所设计的网站。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就有2000多人提交了自己的出生日期,并给自己的人生幸运度打了分数。实验结果显示,与温度相关的解释占据了绝对上风。那些在南半球的夏季(9月到2月)出生的人觉得自己要比在冬季(3月到8月)出生的人幸运多了。这次实验得出的幸运度自我评价曲线也呈波浪状,不同的是幸运儿比例最高的月份变成了12月,比例最低的则是4月。

  “天生幸运儿”之类的研究显示,出生月份的确会对人们的行为方式产生细微的影响。不过,也有一些研究人员研究过两者之间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效应。也就是说,人们的行为会如何影响他们对自己和他人真实生日的阐述。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